六合

当前位置:100EC>电商人物>罗永浩:做直播后每天能睡七八个小时 在锤科时不敢想

全国疫情数据

{{dataList.mtime}}
  • 确诊

    {{dataList.gntotal}}

  • 疑似

    {{dataList.sustotal}}

  • 死亡

    {{dataList.deathtotal}}

  • 治愈

    {{dataList.curetotal}}

罗永浩:做直播后每天能睡七八个小时 在锤科时不敢想
刘玮新京报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07日 09:19:17

(网经社讯)“一个48岁的中年CEO,看起来与在直播间扯着嗓子喊‘买它!’的带货主播格格不入。”这是媒体报道中形容罗永浩的一句话,也是此前大家对于直播主播的既有印象。

但罗永浩做直播,并没有江湖气很重、地摊感很重的吆喝,也没有表演性质的花招。他依然保持着此前自己一贯的风格,爱憎分明的亲和中夹杂着一点儿天真和戏谑。

虽然做带货直播的初衷是为了还债,罗永浩依然把直播当作很严肃的事情在做,他说,经常被相提并论的几个行业前辈已经从业了好几年,自己其实压力很大。“如果不受瞩目,相应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,但万众瞩目的时候又不希望让自己的支持者失望,所以一开始虽然获得了那么好的条件和资源红利,但我们还是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地不断改善自己。走到现在,也证明小心谨慎是必要的,要不然中途数据一变差我们可能就会一蹶不振。”

——关于直播带货——

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愉悦感和满足感

最开始单纯为“还债”接触直播,刚起步那段时间,罗永浩说过即便这是个严肃的好生意,也不是他的兴趣方向。或者说,直播可能会很赚钱,这个公司可能会做得很大,但即便如此,也不会像做锤子科技那样,因为直播不是他的理想和热爱的方向。

但在实际直播带货的过程中,他获得了意料之外的愉悦感和满足感,很快乐。

当他花了很多心思主动去挑一个好东西,很热情地推荐给大家,大家购买也很热情,而且评价和反馈也显示大家非常满意的时候,整个过程里罗永浩就会很有成就感。

因为数据显示他们的观众以一线城市为主,罗永浩给自己的直播定位是“偏城市化”,“并不是说我们要走高大上路线,而是当我们开始启动的时候,从平台拿到的数据就显示我们的粉丝受众人群是以一线为主,白领为主,高学历人群为主,基于这些数据,我们的直播室才做了这样的定位。”在这个过程里,罗永浩也没有对他原来工作上的人设做很多调整,基本上一脉相承,保持着“英语老师”+“科技公司CEO”的基调。

罗永浩形容,他的直播大致相当于在一线城市,一个不错的商场里的中岛摆一些东西做促销,虽然是在吸引你买东西,但是你不会感觉售货员说的话很滑稽,很有表演性质。但相应的,你在一些二三线城市的商场里,如果中岛摆着个柜台在那儿卖,促销人员经常说的都是很滑稽、很夸张的话术,戏剧化的程度甚至有时会让你咋舌。

而当罗永浩说“再不买就没有了,赶紧抢”或者是“我们跟厂商联系一下,看能不能补货”类似这种话的时候,只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确实是这样,第二种就是大家都能听出来他是在开玩笑。

2020年,罗永浩多个新身份——直播主播。

每次都会复盘,增加体验式场景

罗永浩团队的经验在初期很有限,初期成绩好主要是因为平台给了很大的流量支持,吃完前期红利之前,业绩看起来是不错的,可是自身的软实力并没有真正得到提升。所以随着红利的减少,成绩下滑也是必然的。比如第一场直播之后就有粉丝抱怨,在罗永浩直播间买到的商品价格上并不占优。此后,罗永浩的供应链和商务团队,做了很多的调整。除了和品牌商合作,还有三个主要合作模式,一种是和渠道商合作,一种是和工厂合作,一种是和平台合作,根据不同商品来源的配比,通过谈判获得更好的产品和价格,优化了自身的供应链能力。

在每次直播结束后罗永浩都会复盘,进行相关修正。虽然每次复盘会结束后的改进都不多,但是以一个月为单位来看,优化工作的总量是惊人的,其结果就是数据明显在变好。“所以并不是单一的重要原因导致了这种转变,很多时候是有足够多的细节累积和改进,才促成了后来的好转。”

在这几个月中,罗永浩在直播形式上也做了新的尝试,直播间的设备从三台DV换成了电影级摄像设备,同时加强直播时的角色设计和体验式场景,比如卖酒时,团队的年轻主播朱萧木身着侍酒师的服装。罗永浩直播间的平均留存时间长,也正是得益于这些形式上的尝试和变化,留存最终和成交率成正相关。官方给到的数据也显示,用户在罗永浩的直播间平均留存时间几乎是平台上最长的。“只要留存时间长,成交一定多,这基本上没有什么争议。”

坚决不碰奢侈品,及大多数保健品

直播带货最重要的选品环节,罗永浩的选择标准带有自己鲜明的性格特征,他曾经拒绝了出价很好但效果存疑的生发仪,奢侈品他觉得和曾经的教师形象不符所以也不想卖。

在他看来,自己是做教育出身的,写过文章,也出过书,也算是半个知识分子。再加上他个人几乎没有奢侈品消费,而且实际上真正喜欢奢侈品的群体也偏年轻化,岁数大了反倒没那么在乎奢侈品消费。基于这些综合考虑,他自己不太愿意卖奢侈品,但他不介意他的年轻主播在自己的直播间卖奢侈品,“我认为买卖奢侈品本身没什么错。”

有的商品罗永浩根本不碰,比如绝大多数的保健品。

为了确保把关是靠谱的,罗永浩找了在媒体上写过很多科普文章的专家作为团队的顾问。通过和这样的专家顾问合作,来保证直播间里卖的东西不会出问题。所有涉及产品功效的疑惑,都找他解答。如果顾问没有找到功效的科学依据,选品团队会要求合作商将宣传语从直播文案里拿掉。

明星合作

——明星的流量不是关键,重点是供应链

2020年9月24日,李诞在“交个朋友”直播间中迎来首播,以往都是C位的罗永浩,这次担当助播,为李诞站台支持。

罗永浩与李诞互为对方站台。

很多机构和平台找明星艺人带货,主要是想通过明星来解决人流量和客流量的问题,这也是罗永浩找明星的初衷。“交个朋友”在去年双十一组成“明星方阵”进行直播,李诞、戚薇、吉克隽逸、李晨、胡海泉、钱枫等明星汇集,最终取得了总支付金额4亿元的成绩。

明星的“带货”能力不容小觑,但从另外一个方面去看,罗永浩认为这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其实是供应链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后来很多机构和平台都不愿意跟明星合作了,其实就是带不动,带不动的原因很复杂,但其中很重要的一块就是供应链不灵。“我们供应链解决得比较好,加上这些有足够引领作用的大明星,所以我们执行完的整体效果非常好。”

另外,罗永浩也找了一些小明星合作,如果按粉丝数量的比例去看,带货效果并不比大明星差,“这也证实了只要供应链能力够,形式方法上达到一个基本的专业水准,再加上人流量,一次成功的直播带货就基本成立了。”

培养新人

——首选端庄女性,男用户喜欢女用户不反感

罗永浩的直播公司也在扩充主播矩阵,培养中腰部主播。作为曾经的英语培训机构企业家,做教育培训时,罗永浩当过学校校长,也担任过机构里新教师选拔培训的负责人。这些工作经验对他今天选拔和培训新的主播,确实起了一些帮助。参与人选很多都是罗永浩找来的,他日常看短视频的时候觉得有些人潜质不错,就会让工作人员去跟人家谈。

选择标准首选是女性。罗永浩说,带货美妆时,男性肯定没有女性有说服力,李佳琦只是个例,绝大多数美妆做得好的主播都是女性;其次,因为直播间男性用户很多,所以女主播得具有一些招人喜欢的品质,因此罗永浩更倾向找一个美女,但会留意她的气质是不是优雅或端庄,这样能实现让直播间的男性喜欢,同时不让女性用户反感,“这个非常重要,我们必须要小心维持这样的平衡。”

短视频平台上虽然美女帅哥如云,多才多艺的也很多,但是按照罗永浩定的调性和定位,可选的也不多。“所以选起来也比较疲惫,但最终效果还是不错的。我们的用户都在感慨,觉得我们直播间的女主播,和其他地方的不太一样,长得好,气质也好,还有那种令人放心的信任。”

关于男性主播,罗永浩也尝试找过一些帅哥,但是最后觉得从主播和副主播的搭配上,可能懂得选品,善于研究,产品经理型的男生来做更合适。如果女主播相貌气质好,同时又肯钻研产品当然也非常好,但这种全面型的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。“我希望能找到,并且希望我们的团队里能有人成长为这样的人才。”

网红体质

——不认同“企业家在未来都会成为网红”

真正做直播之后,和刚刚做直播时相比,罗永浩百分之八九十的想法都被推翻了。

早期直播的第一场和第二场,第二场和第三场,都是隔周一播,但是罗永浩每周谈客户,涉及的直播建议和收费标准等全在不停地调整中,以至于客户们都很崩溃,感觉罗永浩一天一变。“因为当时懵懵懂懂地启动了这个项目,每次发现一个想法不对,就会及时调整,大概两三个月后,调整就没那么剧烈了。”

能够在短时间内将直播方向调入正轨,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CEO李钧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企业经营者,所以把供应链解决得非常专业。“我们在努力解决这方面问题的时候,多数我们的同行,都在致力于怎么培养或挖掘一个超级大网红。”

“网红”身份给罗永浩现在的事业带来了很大的助力。有一种说法,企业家在未来都应该成为网红,这个观点罗永浩并不认同。他认为通过做企业最终成为网红的,都是因为他本身的业绩足够出色。“比如你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企业家,但你做成了首富,再低调你也躲不掉,这种商业上成就特别出色的,走进公众视野的企业家,不管你想不想,都成了一个网红。这种情况还好,但是成为一个网红,或者是以网红身份当成核心竞争力去创业或者做企业的,成功率极低。”

“每天睡七八小时,以前从不敢想”

2020年,罗永浩喜欢上了综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。在他看来,整个亚洲文化,不管是20岁还是80岁的男性,都喜欢看年轻的小姑娘蹦蹦跳跳,而制作方就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找了一堆30岁以上的女性,拍了一档综艺,“能取得这样的效果,非常令人震惊和佩服,我很喜欢。也很佩服总导演吴梦知,非常了不起。”

去年,罗永浩参加了《脱口秀大会》。

此外他爱看的综艺就是《脱口秀大会》。2020年8月到9月之间,罗永浩参与录制了《脱口秀大会》,并因此圈粉了一大批90、00后网友,他在节目中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,“多年以来,我一直被认为是在李诞崛起之前中国最好的脱口秀演员。”而他的表现也不打折扣地印证了这句话。罗永浩喜欢的脱口秀明星很多,国外的Chris Rock、George Carlin,国内的,包括脱口秀演员、相声演员、喜剧演员,最喜欢李诞、岳云鹏、周奇墨、李雪琴和杨笠。

在罗永浩看来,即便脱口秀在中国非常小众,相比同样是以幽默的语言来搞笑,给观众带去愉悦,其远不如相声,因为相声的群众基础好很多。但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,李诞把《脱口秀大会》做得这么好,让罗永浩印象非常深刻,也是他很愿意和他们合作的一个原因。此外,这一季的《明日之子》罗永浩也挺爱看,“没想到除了蹦蹦跳跳的偶像歌手,他们也能把乐队做得这么好看。”

“假装在度假”的罗永浩。

做了直播之后,罗永浩觉得精神压力和原来做锤科时完全没有可比性,虽然压力依然很大,但已不是那种碾压式的压力,精神面貌状态都好很多。现在他平均下来每天能睡到七八个小时,这是在锤科时代基本不敢想的事儿。

网经社“电数宝”(DATA.zscrit.com)电商大数据库”包含70+上市公司数据库、53+新三板公司数据库、150+独角兽数据库、200+千里马数据库、4000+投融资数据库以及10万+创业项目数据库,全面覆盖“头部+腰部+长尾”电商。适用于电商从业人员、研究人员、创投人士、政府人士、高校师生、商家卖家等,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,挖掘行业市场潜力,助力企业决策,做电商人研究、决策的“好参谋”。

【版权声明】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网经社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原创内容,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law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
罗永浩:做直播后每天能睡七八个小时 在锤科时不敢想 网经社 网络经济服务平台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电商门户 互联网+智库
提交申请
×
行业

请选择行业!

姓名

请输入姓名!

部门/职务

请输入职务!

公司

请输入公司!

地址
邮箱

请输入正确邮箱!

手机

请输入正确手机!

验证码

请输入验证码!

欢迎加入网经社电商精英俱乐部(立即申请)
【关键词】罗永浩直播电商
        平台名称
        平台回复率
        回复时效性
        用户满意度
        document.write("